十大靠谱网投平台-网投十大信誉平台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疫情促使科技企业开发更强大在线功能 苹果或举行虚拟WWDC大会

[摘要]随着今年的开发者活动被大量打消,像苹果这样的大型科技企业可能会有些时间来真正思考大型活动在直播时代的价值。

疫情促使科技企业开发更强大在线功能 苹果或举行虚拟WWDC大会

资讯资讯讯 3月9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正在全球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迫使许多科技领域的盛会被迫推迟或打消,造成了数十亿美金的经济损失。然而,这也不全是坏事。随着科技巨头打消各自的开发者活动,转而支撑开发更强大的在线功能,将来的科技盛会可能会更多转向虚拟化,并让更多人从中受益。

2020年会不会是所有大型科技企业的开发者大会都被打消的年份?从目前的情形来看,似乎有这种可能。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后,脸书已经打消了F8开发者大会,GOOGLE打消了Cloud Next,取而代之的是向参与者播放虚拟活动视频。GOOGLE还打消了I/O开发者大会,并且没有具体说明是否转为在线活动。

到目前为止,MicroSoft还没有宣布是否打消原定于5月19日在西雅图举行的Build开发者活动,但Build网站上出现了这样的声明:“鉴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引起的全球健康问题,MicroSoft正在密切监测与现场活动事件相关的公共卫生引导。目前,全球卫生?机构尚未发布避免前往该地点旅行的引导意见。”

苹果可能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被要求打消其WWDC开发者大会。此次会议的2020年举办打算仍未宣布,但通常会在6月初在圣何塞举行。圣克拉拉县(包括圣何塞)的公共卫生部门此前发布了最新指南,此中关键一句话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建议推迟或打消大规模集会和大型社区活动,因为那里有大量的人会密切接触。”

打消这些活动的理由十分充分。与会者来自世界各地,包括像中国、日本和意大利这样的疫情严重国家。可以想象,有人可能将病毒带到会场,并在活动中传播给其他人,然后这些人可能会把病毒带回家传播给其他人。从免疫学上讲,这是非常危险的情况。但是,如果新型冠状病毒将2020年变成没有开发者大会的年份,该行业可能会汲取些教训,对举办此类活动的科技巨头和参加活动的开发者都有好处。

苹果会打消WWDC吗?

居住在都柏林的iOS开发者史蒂夫·特劳顿-史密斯(Steve Troughton-Smith)经常参加苹果的WWDC。他说,如果苹果真的推迟或打消WWDC,亦或者把它变成在线虚拟活动,“这不会影响更广泛的开发者社区,因为往常也只有很小部分的人能够负担得起亲身前往会场的负担。但对于那些这样做的人来说,这将剥夺他们一年只有一次的重要社交机会,以及与苹果工程师面对面接触的机会,这些工程师开发了他们可能依赖的技术。”

网站建设应用程序企业Universal的创始人约瑟夫·科恩(Joseph Cohen)也表示,亲自接触苹果工程师极其重要。他说:“会谈和公告都很棒,但真正有价值的是我们与苹果员工、其他开发人员和潜在新人之间的对话。苹果的面对面资源出格有用,他们有尝试室、构建我们所用API的工程师、制定平台标准的设计师以及策划App Store的编辑。”

新功能的发布对开发者来说非常重要。iOS游戏开发商Hatch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克里斯·斯坦珀(Chris Stamper)表示:“WWDC不仅仅包括大旨演讲,也是在苹果生态系统中工作的开发者第一次看到下一代苹果将提供哪些新功能的时候。”

作为在平台上交换信息的一种方式,面对面会议的价值远远超出其表面意义。来自巴西的独立应用程序开发者吉列尔梅·兰博(Guilherme Rambo)说:“与某人面对面会谈有种出格的感觉,也有可能发生机缘巧合的事情,这是不能以远程方式复制的。当你参加技术会议时,你会遇到为你客户所在企业工作的人,开发你喜欢使用的应用程序的人,有时还会达成商业交易。”

走廊或午餐时间的谈话通常也是收集信息的关键场合。Moor Insight and Strategy首席阐发师帕特里克·穆尔黑德(Patrick Moorhead)说:“开发商正试图获得尽可能多的信息和意见,告诉他们应该把时间和金钱投在哪里。他们当然会使用舞台演示作为实现目标的一种方式,但通过个人谈话能加强说服力。”

此中有些交谈只是社交和个人方面的。iOS开发者史蒂夫·特劳顿-史密斯(Steve Troughton-Smith)通过Twitter发文说:“对我来说,WWDC一直是我一年中唯一能与我最亲密的开发者朋友见面和闲逛的时间,我们会一起工作,以通常不会采用的方式相互激励。”

这类会议也是与科技行业名人见面的机会,比如MicroSoft设备集团(微软 Devices Group)的负责人帕诺斯·帕奈(Panos Panay)、脸书的工程副总裁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和苹果的iOS负责人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等。

Zen Studios出书部副总裁梅尔·柯克(Mel Kirk)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认识了许多行业传奇人物,因为我和这些人参加了相同的活动。创立这些层面的联系需要时间,我真的认为这些事件为实现这一目标提供了机会。”

走向虚拟化

尽管花几天时间亲自吸取信息和灵感有所有好处,但打消面对面的大型科技活动,转而采用在线虚拟形式替代,可能会使活动更具包容性。当会议门票售罄时,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开发者都会被拒之门外。他们中的更多人根本负担不起在旧金山湾区或西雅图参加会议所需的入场费(去年WWDC门票达1599美金)和旅行费用。

苹果使用抽奖系统随机挑选注册的开发者,然后这些开发者就有机会购买参加活动的门票。iOS开发者兰博说:“只有5000人能付费去那里,还有数以百万计的其他人无法访问那里独有的东西,比如尝试室和所有的网络。转为在线活动后,所有人都处在同一个层面上,这可能是一件好事。”

甚至在新型冠状病毒出现之前,大型科技企业的开发者大会就在开发更强大的在线元素。更多的人在线观看大旨演讲,而不是亲身到场观看。许多会议此刻也直播会议,越来越多的活动会议被在线存档。苹果在这条路上已经走了很长时间,大大都开发者会议都是现场直播的,会议的回放可以在线或通过应用程序进行。

iOS游戏开发商Hatch首席技术官克里斯·斯坦珀(Chris Stamper)说:“通常,在WWDC期间制作的视频内容将成为未来几个月唯一的新功能文档。如果没有这些内容,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企业需要更长时间才能采用新功能,或者在秋季更新应用程序以支撑新硬件的速度会更慢。”

随着今年的开发者活动被大量打消,像苹果这样的大型科技企业可能会有些时间来真正思考大型活动在直播时代的价值。例如,苹果可能会考虑进举办虚拟WWDC大会的方法。几天前,杰森·斯内尔(Jason Snell)在Macworld上对这样的事件可能会是什么样子进行了理论阐发:

斯内尔说:“WWDC的会议内容可以在苹果园的几个工作室进行,不需要大规模聚会。就大旨演讲而言,苹果有几个抉择。它可以邀请少量嘉宾参加在史蒂夫·乔布斯剧院(Steve Jobs Theater)举行的现场媒体活动,可能会对与会者进行健康查抄,并以每年发布新款苹果的方式发布重要的WWDC公告。”

不仅仅针对开发者

目前正在打消的科技盛会已经与以往截然不同:开发者大会的观众人数已经远远超过了科技巨头所服务的工程界。GOOGLE在其I/O开发者大会上宣布的新硬件和App往往占据了整整一周的科技资讯。苹果通常使用WWDC宣布苹果、iPad、Mac、Apple Watch和Apple TV操作系统的新功能。

这些公告只是长达数月的炒作周期的开始,这让新产品进入了消费者的视线,并促使他们在今年晚些时候上市时使用或购买这些产品。因此,这些企业的营销部门失去了在现场活动中推荐新产品的机会。但Creative Strategy阐发师卡罗琳娜·米拉内西(Carolina Milanesi)指出,有关新产品的消息总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传出。

米拉内西通过Twitter DM说:“这些活动有很大的营销成分,但考虑到我们并不总是拥有硬件,因此影响会减弱。科技企业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发布消息,媒体也会一如既往地进行报道。这些企业将如何围绕这些活动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互动,试图制造更多的轰动效应,这将很有趣。”

Above Avalon阐发师尼尔·西巴特(Neil Cybart)认为,没有面对面的开发者活动和会议对最大的科技企业来说不会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考虑到近年来资讯周期的趋势,面对面活动在吸引人们注意力方面已经失去了影响力。至于帮助开发商以及举行资讯发布会和媒体吹风会,虚拟替代方案可能会奏效。”

无论如何,西巴特说,大型科技企业对新型冠状病毒(以及未来可能带来的任何变种)可能有更多的恐惧,而不仅仅是打消开发者大会或营销活动。他表示:“这些企业可能面临着更大的挑战,既要保护员工的安全,又要避免产品开发时间表下滑,同时还要想出头具名对面产品展示的替代方案。”

对于苹果来说,今年打消WWDC将是令人失望的,但并不是灾难性的。但是,如果下一代苹果因为新型冠状病毒在亚洲造成的供应链和制造业问题而推迟到明年呢?那将是另一个问题。(资讯资讯审校/金鹿)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网投十大信誉平台 » 疫情促使科技企业开发更强大在线功能 苹果或举行虚拟WWDC大会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贝斯通检测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编辑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十大靠谱网投平台|网投十大信誉平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