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靠谱网投平台-网投十大信誉平台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孙正义在美投资圈声誉严重受损 软银资助企业IPO困难重重

[摘要]愿景基金正从一系列困境中复苏。WeWork去年上市的打算失败后,软银被迫在去年10月向这家企业提供了95亿美金的救援资金。尽管最近Uber股价飙升,但仍比去年的发行价低约24%。愿景基金还遭遇了其他一些挫折,包括投资失败的在线零售商Brandless、遛狗应用软Wag Labs和披萨机器人企业Zume Pizza等。

孙正义在美投资圈声誉严重受损 软银资助企业IPO困难重重

资讯资讯讯 据外国媒体报道,因为创纪录的估值暴跌令投资者感到不安,再加上软银投资组合中初创企业风险的不断累积,软银董事长兼首席实行官孙正义向美国对冲基金和金融机构推销其投资的初创企业的难度已进一步加大。

在周一由投行高盛组织的活动中,孙正义将不得不在对新冠肺炎疫情担忧导致市场快速调整后陈述自己的观点。这可能会让软银支撑的尚未盈利的初创企业–如滴滴出行、Grab和OYO–更难上市,也可能加剧人们对软银巨额债务的担忧。这将是自共创空间初创企业WeWork的初度公开募股以失败收场之后,孙正义初度参加的这样的会议。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激进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简称“Elliott”)建仓了软银股票,认为这家日本企业的股票与其资产相比被低估了。

随着Sprint出售给T-Mobile美国的交易获批,Uber股价的上涨,以及Elliott买入软银的股票,软银的危机似乎已有所解除。不过让投资者相信软银将重回正轨仍取决于几个关键问题。

如何回应Elliott?

在2月13日举行的财报联系会议中,孙正义称纽约对冲基金Elliott是“重要的伙伴,”并表示大体上同意Elliott关于回购和提高企业股价的观点。孙正义对Elliott的其他建议的接受程度有所下降:出售更多alibaba集团的股份,并控制规模达千亿美金的愿景基金。在过去两个季度里,愿景基金的亏损已超过100亿美金。

消息人士透露,孙正义目前正亲自负责与Elliott的沟通事宜。此外,软银首席财务官Yoshimitsu Goto、首席运营官马塞洛·克劳雷(Marcelo Claure)、愿景基金首席实行官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及软银高管罗伯特·汤森德(Robert Townsend)也都参与此中。

Elliott建仓软银股票的消息,曾让软银股价创出一年新高,但随后又回撤了超过10%。消息人士称,Elliott买入了近30亿美金的软银股票。目前尚不清楚Elliott是否会派员参加高盛组织的活动。此次活动在Elliott披露建仓软银股票前便已筹划,并非专门针对Elliott建仓软银股票一事而筹备的。

是否大幅回购?

Elliott呼吁软银回购最多200亿美金的股票,规模为软银此前最大6000亿日币(约合55亿美金)回购方案的数倍。2019年2月,在软银宣布该回购项目后,该企业股价曾创出约20年的新高。

Elliott提出软银应套现alibaba集团的股票用于回购,这一点与孙正义的构想有所出入。过去,孙正义一直利用股权质押贷款用于回购,包括质押320亿美金收购的ARM的股权。在软银上一创油分廖财报联系会议中,孙正义曾表示他倾向于尽可能不套现alibaba集团的股票,而且“不急于”这样做。

消息人士透露,尽管Elliott和软银尚未讨论具体金额,但对孙正义而言,回购很容易,因为在Elliott建仓软银股票之前,软银的回购就已展开。软银在2月19日宣布,打算通过将其日本电信部门的股票作为抵押品,借入高达5000亿日币的资金,这也提高了人们的预期。

债务风险有多大?

这笔贷款也引发了人们对软银巨额债务的质疑。软银表示,这笔贷款将来自16家金融机构,并以软银高达9.53亿股的股份作为抵押。按照《日经资讯》的报道,海外银行将提供大部分保证金贷款,摩根大通和瑞士信贷集团各出资680亿日币。

“非常令人担忧的是,为了筹集几十亿美金的债务,孙正义不得不联系十几家银行。除此之外,他们还必须提供价值150亿美金的抵押品,”投行Jefferies的高级阐发师阿图尔·戈亚尔(Atul Goyal)说。“日本银行似乎很担忧这种聚集的风险。”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软银承担利息的债务已高达19.25万亿日币,较截至4月1日开始的财年初期增长了23%。Sprint即将与T-Mobile美国合并,能够让软银的债务减少约4.9万亿日币。尽管如此,软银仍可能会发现平衡股东回报和对科技企业的巨额投资是一个挑战。该企业有3.8万亿日币的现金和等价物,而超过2.6万亿日币的债券将在未来三年到期。

愿景基金的前景如何?

愿景基金正从一系列困境中复苏。WeWork去年上市的打算失败后,软银被迫在去年10月向这家企业提供了95亿美金的救援资金。尽管最近Uber股价飙升,但仍比去年的发行价低约24%。愿景基金还遭遇了其他一些挫折,包括投资失败的在线零售商Brandless、遛狗应用软Wag Labs和披萨机器人企业Zume Pizza等。

Elliott希翼软银成立一个出格委员会,审查愿景基金的投资流程。消息人士表示,Elliott还认为尽管愿景基金在软银打点的资产中占一小部分,但已经拖累了软银股价。

孙正义自己也承认,愿景基金一期的失误使得为二期筹集资金变得困难。他在2月份表示,软银可能需要在一两年内仅用自有资本投资初创企业。“愿景基金一期投资的企业需要更多的现金,他们当中的许多如今无法以相同的估值募集到资金,这也就意味着软银需要承受更多的亏损,”阐发师戈亚尔说。“但是没有愿景基金二期,这些企业如何获得资金?”

如何改变监管?

软银的一些人反对成立监督委员会的构想。相反,软银正寻求通过为愿景基金投资的企业制定新的治理标准,来解决该基金的问题。新规则将包括基金如何对待董事会的组成、创始人和打点层的权利、股东的权利以及潜在利益冲突的缓解。

早在2018年,当软银要求首席运营官克劳雷对软银的业务进行全面审查时,这家企业就已承认需要更多监管的问题。作为Sprint的前任首席实行官,克劳雷曾花了数月时间组建了一个由40名高管组成的团队。最终,他被迫把所谓的软银运营集团的控制权让给了本应监管基金的软银高管米斯拉。

孙正义是否支撑米斯拉?

这场争持只是围绕米苏拉的一系列内部冲突中的最新一起。米苏拉曾是华尔街资深交易员,是影片《大空头》中德意志银行次贷团队主管的原型。资讯报道称,米苏拉策划的袭击导致软银总裁尼科什·阿罗拉(Nikesh Arora)和他在愿景基金的竞争对手阿洛克·萨马(Alok Sama)离职。《华尔街日报》上周的一篇报道披露了一场所谓的诽谤活动,包括向一名与私人情报人员和电脑黑客合作的神秘意大利商人支付50万美金,以及试图进行性勒索。

“如果这些消息是真的,米苏拉不仅损害了自己的声誉,也损害了软银的整体声誉,”戈亚尔说。“孙正义必须尽快解决好这一问题。”

软银董事会此前已经完成了对阿罗拉指控的审查,并得出结论称,这些指控没有法律依据。软银还表示,正在调查最新的细节。“米斯拉可能是替罪羔羊。把他扔下车肯定会发出一个信号,表明事情正在发生变化,”咨询企业United First Partners驻新加坡亚洲方向主管贾斯丁·唐(Justin Tang)说。(资讯资讯编译/明轩)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网投十大信誉平台 » 孙正义在美投资圈声誉严重受损 软银资助企业IPO困难重重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贝斯通检测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编辑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十大靠谱网投平台|网投十大信誉平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