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靠谱网投平台-网投十大信誉平台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FTC针对GOOGLE收购行为调查拉开序幕?收购涉嫌故意削减资产降价避开审查

[摘要]据三名了解Invite财务状况的人士透露,通过动用其银行账户存款,Invite可以将总资产降至足够低的水平,使两家企业可以避免将交易提交给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进行审查。

FTC针对GOOGLE收购行为调查拉开序幕?收购涉嫌故意削减资产降价避开审查

资讯资讯讯 2月26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2010年初,总部位于美国费城的广告技术初创企业Invite Media开始表现出不同寻常的行为。在正常情况下,该企业会首先从营销人员那里收取资金,然后用这笔钱购买数字广告。但在那年春天的几天时间里,它突然开始用自己的钱支付广告费用。该企业还偿还了所有未偿还的账单,而不考虑是否到期,这些行为导致其银行账户中的余额暴跌。

通常情况下,企业以这种“不必要的方式烧钱”是不理性的。但此刻看来,在Invite当时所处的环境下,烧钱才是重点。Invite联合创始人正在敲定将企业出售给GOOGLE的交易,而减少Invite的资产是他们准备工作的关键部分。据三名了解Invite财务状况的人士透露,通过动用其银行账户存款,Invite可以将总资产降至足够低的水平,使两家企业可以避免将交易提交给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进行审查。

Invite联合创始人迈克尔·普罗文扎诺(Michael Provenzano)在接受采访时回忆道:“我们所做的是,我们收集了尽可能多的应还账单,并马上支付了所有我们能支付的款项,因此账面上没有足够的资金可以触发FTC的审查。”普罗文扎诺还说,他实际上去了企业存款的银行,并说:“我们需要将账户余额降到1美金。”

这个策略奏效了。GOOGLE在2010年斥资8000万美金收购了Invite。依据《哈特-斯科特-罗迪诺法案》(Hart-Scott-Rodino Act)的要求,这笔交易无需获得FTC的预先批准,《哈特-斯科特-罗迪诺法案》要求,企业在进行足够大规模的收购以至于可能产生反竞争问题时,首先要提交审查。

此刻,GOOGLE和其他大型科技企业的市场力量受到了新的审查,FTC正在从头审查数百笔收购交易,这些交易像Invite一样,在发生时并没有激起FTC的兴趣。不过FTC的官员此刻表示,他们可能错估了许多交易的重要性。这些交易规模比较小,在发生时可以避过FTC依据《哈特-斯科特-罗迪诺法案》进行的审查。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FTC官员早在去年秋天就开始审查这些交易,当时他们会见了一家被大型科技企业收购的初创企业代表,这笔交易当时没有得到审查,但此刻可能会从头引发存眷。耶鲁大学反垄断研究员马克·罗森伯格(Mark Rosenberg)认为,按照新的出格命令,GOOGLE收购Invite的交易“绝对可疑”。他还提到了GOOGLE收购The Apture,AMAZON收购Blink,以及脸书收购Beluga和Gowalla等交易。

在线展示广告市场对GOOGLE来说是个代表数十亿美金的机会,它在开发广告技术方面的成功是其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企业的主要途径,而收购是其实现转型的关键。GOOGLE在2007年斥资31亿美金收购了广告交易所DoubleClick,在2009年以7.5亿美金收购了移动广告企业AdMob。

这两笔交易都引发了反垄断审查,并伴随着巨额成本支出。AdMob创始人奥马尔·哈穆伊(Omar Hamoui)在《广告狂人》(Mad Men Of Mobile)一书中说:“审查意味着,我们需要等待八个月的时间,结果真的很难预料,因为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会让我从兴奋不已的高点跌到令人失望的最低点,这是非常令人沮丧的。”

回过头来看,Invite始终是广告市场中一个重要的独立部分。作为一家初创企业,它创建了名为“需求方平台”的App工具,让营销者更容易在网上购买广告。这项服务允许他们同时在多个平台上购买广告位。广告购买者不需要去GOOGLE投放广告,也不需要去雅虎投放横幅广告,Invite可以帮助营销者在给定的时间找到最好的交易,并在这两个平台上购买。

在收购Invite后,GOOGLE将这家初创企业的技术作为其广告技术工具套件的核心部分进行开发。据多年来带领Invite主要竞争对手的比尔·戴马斯(Bill Demas)称,通过这样做,GOOGLE消除了将其与广告买家分开的中立层。他说,GOOGLE通过将Invite等工具整合到单一产品中而获得优势,这是一种相当不公平的优势。不过,这是一笔非常有先见之明的收购,因为它完成得太早了。

FTC的女发言人拒绝置评。但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GOOGLE的一位女发言人说:“前GOOGLE员工已经创建了2000多家初创企业,包括Pinterest、Quip和Instagram等企业,这远比我们收购的企业数量多得多。长期以来,我们都在与监管机构建设性合作,并回答了他们对我们业务的所有疑问。”

普罗文扎诺说,他记得在交易完成之前,有人给了他一份要完成的任务清单。此中一项关键任务是,清空企业的银行账户。普罗文扎诺很清楚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以及为什么会发生,他说,“因为我把钱转移了”。

普罗文扎诺还称,他不记得GOOGLE是否曾指示Invite如何避免额外的审查,Invite董事会成员大卫·霍洛维茨(David Horowitz)也称记不清了。但霍洛维茨表示,该企业将从GOOGLE那里获得过启示。另一位熟悉交易的人士证实,Invite努力避免《哈特-斯科特-罗迪诺法案》的审查,但由于担忧得罪GOOGLE,他拒绝公开予以证实。

古德温·普罗克特律师事务所(Goodwin Procter)合伙人保罗·金(Paul Jin)表示,企业降低交易规模或削减资产以避免《哈特-斯科特-罗迪诺》审查是合法的。他说:“这可能会导致FTC的怀疑,但这并不违反该委员会的规定,而且相当常见。”

Invite的四位联合创始人中的两位-纳特·特纳(Nat Turner)和扎克·温伯格(Zach Weinberg),创立了另一家名为Flatiron Health的初创企业,并得到了GOOGLE旗下风投机构谷歌 Ventures的大量资金支撑。2018年,他们以19亿美金的价格将其出售给医疗保健巨头罗氏(Roche)。两人都拒绝置评。帮助推动GOOGLE收购Invite的杰森·哈恩斯坦(Jason Harinstein)也拒绝置评,他目前担任Flatiron的首席财务官。

目前尚不清楚FTC希翼通过审查过去的收购交易要达到什么目的,该机构始终保留中止过去交易的可能性。密歇根大学法学传授丹尼尔·克兰(Daniel Crane)表示,鉴于FTC和美国司法部正在进行的调查,它可能会发布一份调查报告。他说,这份报告可能会为更大规模的调查或国会立法提供素材。

Invite的竞争对手Turn的前首席实行官德马斯(Demas)说,这笔交易让他的团队“感到害怕”。但随着GOOGLE将Invite的App整合到自己的代码库中,结果花了几年时间才显现出来。最终,GOOGLE开始阻止像Turn这样的竞争对手出售其广告库存,导致业务放缓。

当时人们对GOOGLE的市场力量感到担忧。FTC对GOOGLE的搜索广告业务进行了广泛的调查,但在2013年1月结案,并未对该企业处以罚款。FTC当时表示:“证据并未表明GOOGLE在这个领域的行为违反了美国法律,扼杀了竞争。”

德马斯说,几个月后,FTC召集他到华盛顿讨论GOOGLE的问题,但似乎没有什么结果。他说,当局官员试图跟上一个像广告技术一样快速发展的领域,但却处于不利地位。在谈到他会见的FTC律师时,德马斯说:“他们真的很了解自己的情况,但你必须预料到此中一些举措。”

在GOOGLE收购Invite后的几年里,德马斯的企业陷入举步维艰的境地。Turn在2015年裁员,两年后以2013年估值一半左右的价格将自己出售给一家新加坡电信企业的子企业,当时该企业始终在考虑进行初度公开募股(IPO)。

按照普罗文扎诺的说法,Invite的联合创始人们认为,他们在GOOGLE收购其竞争对手之前卖出了股份,这是他们的幸运。他说:“如果我们继续经营下去,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显然,我们将与GOOGLE展开竞争。为什么要进行没有任何获胜机会的战斗?” (资讯资讯审校/金鹿)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贝斯通检测认证机构中心 » FTC针对GOOGLE收购行为调查拉开序幕?收购涉嫌故意削减资产降价避开审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贝斯通检测 专业认证 诚挚服务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编辑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十大靠谱网投平台|网投十大信誉平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